• 2007-06-16

    午夜的歌

     
    好像每一次静下来写博客都是因为一首好歌。要不就是过于烦躁以及伤感。
     
    总之,这次是杨乃文的《你就是吃定我》。“你就是吃定我如此爱着你,才会把我的爱当作游戏”。这样的爱难道不可悲吗?也许对被爱的人不。一见人哭就手足无措,所以只好找来同行的朋友帮忙。没过多久又见两人好起来。嗯,这样就好,这样就好。
     
    明天是班里的“散伙饭”。哦,其实是今天了。说实话,目前还没有离别的情绪。不过,细细想想,这四年就这么结束了。各位老师,打印店的老板,霸王的老板娘,卖报纸的老爷爷,甚至路边的树都对这套流程无比熟悉,当然不会有什么伤感。我们只是其中之一。我们的生命也是其中之一。只是,“其”究竟是什么。生命,当然要往前走。再过四年的我会在哪里,谁都不知道,却还是一直走着。三石说,人都知道最后会死,却还是努力地活着。难道这也算是重在参与?算了,争来争去有什么意思。下午等开饭的时间看《青蛇》,片尾小青的眼泪让人动容。这才明白为什么电影要叫《青蛇》。
     
    《你懂吗?》“别说你会懂,你懂的不是我的心;别说你会懂,我给你的是我的心。你懂吗?你懂吗?”杨乃文啊杨乃文,GREAT!
     
    没思想。没力量。有烦恼。有诱惑。
     
    人生的一站,列车刚刚进站,我欣喜地想。
     
    却隐隐听见重新出发的汽笛声。
     
    这个小站,要告别了。
     
    这列车要开往哪里啊?告诉我告诉我。
     
    前方还有站吗?
     
    前方的轨安全吗?
     
    告诉我啊,为什么不说话。
     
    列车只是越来越快。
     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