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2-01

    长大

    人要长大,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    博客很久没有写,有几次Writer都已经开了,几句过后,实在写不下去,就给关了。下午,有朋友问怎么懒得更新。想了很久,我回答说,一言难尽,索性不言。其实现在也是逼着自己写,逼着自己冷静下来。

    说回成长的不易。跟朋友感叹,朋友说,本来就是。其实,最近也只是一些琐碎的小事,并非需要狠下决心,或需要当机立断的大事。但就是这些零零碎碎的小事,让人累。我太懒,一累,便无心解决。说到底,还是像个小孩?

    下午,几乎被骂。自己心里倒是很能接受。人家说得也对,我总是没有踏出那一步,彷佛唯唯诺诺的胆小鬼。我在他面前,太像小孩。很想辩解,可不禁静下心来细细思考。人家说得没错。看吧,长大,真是不易。当然,我也清清楚楚知道,我会长大的,我也已经长大了。相信我,24年,没有白活。

    不过,他说过,像个小孩也没什么不好。也被其他人讲过,喜欢我的这种性格。希望都是真心。不过,我倒是越来越怀疑。很多莫名其妙的裂口,也是因为我的性格,或者这么说,都是因为我。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性格,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。越想,就越糊涂。“越来越不懂”,爱,成长,还有我自己。

    懒得更新博客的这些日子,我做了些什么?之前几次想写下来的是些什么?现在我却想不太真切。

    工作,一言难尽。不过,农历年前最后一期,和好朋友好同事一起完成的版面很不错!很高兴。希望印刷也好。

    昨晚,和朋友团年。席间说话很舒心,即使大家节奏总是不齐,但还是聊得酣畅淋漓。只坐在桌边,也觉得愉快。然后续摊,在明朗的M店堂喝奶茶,喝咖啡,说说笑笑。朋友们春节都安排得紧,去香港,去新加坡,还有去洋人街。我应该还是跟以前一样,哪儿也不去,倒觉得轻松自在。他们要去旅行,竟然欢快地多出好多笑话。去香港,朋友要吃许留山,我惊呼许留山有热的嘢?被一阵白眼。后来慢慢细数我们从港剧里听来的名字:南丫岛、庙街、尖沙咀,纯正的鱼丸,还有沙田乳鸽。忽然说到,屯门。屯门有什么?异口同声:“色魔”!!于是,寒冷的冬夜街头,爆出一阵狂喜的笑声。另一朋友要去的是“SM者的天堂——新加坡”,她是注定躲不过鞭刑的。一介堂堂当代大学生,竟然对入境时的简单英文问答紧张非常。她说要学手语,说尽快找小虎队的MV来看,于是很有可能变成:入境处的工作人员问“你为什么来新加坡”?她用手语回答说“我来把我的心你的心串一串”。哈,肯定又是一鞭,妨碍公务。

    损友些,跟你们在一起,还是开心。

    还看了些电影,Juno、The Home Stories 意,都还不错。好像都有哭的点。放假,修好台灯,好好看书。奥斯卡提名和Heath的消息几乎同时得知,又是一阵空叹。SAG颁奖,编剧协会妥协,一众明星重回聚光灯下。对一张Daniel Day-Lewis步上领奖台的照片印象深刻。这一条路,他走得有多辛苦,他又走了多少步呢?

    最近所有过得辛苦的朋友,一起努力。我们都知道,长大不容易,但我们最终都会长大的,也就是说,最终,我们都会胜利的。雄起。担心彷徨的激光,一定要坚持自己!

    雄起,是家乡话里最最喜欢的,很能代表重庆人的性格。有次尝试翻译给外国朋友,想了很久,最后狠狠打上BE TOUGH!两个字。重庆人可是非常tough的。

    下面就是Daniel那张照片,我只注意光影,以及迷人的侧脸。尽量不去想“好莱坞”三个字。

    ActorDani_Dimit_15356824_400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Daniel Day-Lewis終究還是老了,已不再是《布拉格之戀》裏面那個風流倜儻的醫生。
  • 我觉得你有歧视!洋人街也有写头!!如此地具有洋人气息......算了....囧rz
  • 重新仔细读了一遍,好吧,真的非常开心,虽然我一直叫着要回家了,但其实还是想坐下来聊天,我什么时候才会学会该放开就放开呢?一起成长吧。
  • 等于说啷个是注定躲不过也,我可以学让我们自由的恋爱啥,就不得遭老,哈哈哈哈哈~~~

    BTW,我黑喜欢Be tough这个翻译,你娃真的翻的黑不错,好嫉妒呀,哇哈哈哈哈~~~
  • 你的确比较小朋友一点,呵呵.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~

    总之,好好加油!
  • 雄起在Google上的翻译是:resurgence。

    其实,根据不同的语境可以翻译为很多吧:

    attack、charge、return、stand、revenge。。。。雄起也许还有一个意思就是:Stand alone。

     

    海娃娃,雄起。。。。
  • 谢谢大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