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这是朋友家的窗台。  下午六点,走到楼下抬头一看,令人舒心的色调。

    The windows are my friends'.   I was frozen by this warming color of these 6pm windows.

     

  • 睡不着,胡乱看别人的博客。看到阿Sam的一些照片,里面热情澎湃的人被定格住,像被点了穴道,好让我们来看。

    多么奇妙的事。

    如果我定格住自己,自己再跳出来看,我还真是各个方面都挺失败的。

    对,我是还年轻。

  • 2008-07-12

    7月11日

    晚上有个小孩突然问我,反感滨崎步不?说不上喜欢,也就说不上反感。随后我说,我喜欢的是宇多田光,你反感不?他说她有几首歌挺好听。

    这么一段无头无尾的对话之后,我一边听着宇多田光的歌,一边写这篇博客。选的是小光2002年专辑《Deep River》。在我听来,这是她最好的一张专辑,流畅、言之有物,整整十二首听下来感觉她游刃有余。

    当然是从First Love开始喜欢上她,之后的专辑也一一听过了,今年Heart Station初动,还是搞得我这位不再年轻的歌迷些些激动,当时,还在稿件里好好地推荐了一番。

    其实都不太知道她和滨崎步之间的爱恨情仇,也没这么复杂。我猜,她俩多少也有些惺惺相惜的情谊吧,至少当时是。有一位实力相当的对手,是幸运的。看看Dreamworks和Pixar便知。看过了《功夫熊猫》,翘首以盼清洁工《瓦力》。

    说到对手,又想起今晚电影里的周瑜和诸葛孔明,不过吴宇森多少把他俩拍成了BL。这样一部大片,实在让人打不起精神,在电影院笑声不停,窃窃讨论不止,然后开始无聊、放空,睡意来袭,差点对不住千里迢迢赶场时遇上的大雨,和附在腿毛上的沙土。

    若不是看在朋友的半价票面子上,我可非要赖在电影院让吴大导演把下集给我看了才走。本来嘛,就两个半小时精彩的故事,非要拉啊拉,拉成上、下两集。小乔在上集到底做了个啥?!孙尚香又为何这么早就赔给了刘备?!想看雄伟壮阔的战争戏码,却只看到让人啼笑皆非的感情戏。

    对了,朋友几个今天坚持看完演职人员表再走。结果,看到了雷死人不偿命的叶大师。啊,大师啊,您老人家是不是读不明古文啊?那就找翻译嘛。翻译也没有您老就好好看图嘛,图您总看得懂了吧。可千万不可只顾您老家雅兴一来,随便发挥啊。公子黄袍、二奶红衣、丫头盘头、尼姑带花,您老是爽了,别人可是掉脑袋的事啊。大师,别拿了个奥斯卡,就不把咱老祖宗的命当命啊!!

    爱之深,责之切,如有不敬,先赔了不是。

    08年的环法赛开始了,于是每毎深夜法国乡村的美景便透过电视传来。身未动,心已远。

    最近开始了新工作的准备,事情难免有些杂乱,一定得有统筹与信心。因为工作,可能会去成都几天,计划顺道去峨眉山游玩几天。听说最近便宜得不得了,听说那儿的竹叶青好得不得了。实在诱人啊。想想,我一重庆崽儿能在夏天去山里避暑,上天真是太眷顾我了!!

    不过,母亲大人的五十大寿将至,送啥可真成了一个超大的难题!还有感人短片,我的感人发言都还没弄归依,头大啊头大。

    如果我有机器猫……

  • 2008-06-14

    当时

    很晚又赶到一家大排档,坐下来看着周围,很是热闹,并且很是熟悉。

    那条路,中学整整七年不知走了多少遍。

    笑着说:看,我们以前每天每日都从对面的马路经过,上学,放学。谁会想到多年后我们会在凌晨一两点,在马路这边喝酒吃饭谈天说地。

    我们都认识了整整12年,从还没开始发育就认识,直到现在有人都要当妈当爸了。

    结束时,嘻嘻哈哈告别。踏进出租车,只听见朴树咿咿呀呀唱着:

    他们已经被风吹走,散落在天涯。

    幸好当时车窗大开。

     

  • 2008-06-05

    别麻木

     

    无尽的远方,无数的人们,都与我有关。